贫困牧民苏力德:多挣积分早脱贫

在精准扶贫的路上,如何激发贫困户的内生动力?靖边县的做法是:政府“扶一把”,同时也让贫困户自己“动起来”,最终让贫困户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

新华社呼和浩特2月27日电春节刚过,娜仁其其格又忙碌了起来。她每天奔走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的牧民家,将自己的民族服饰店接到的订单分给贫困家庭的姐妹们。

新华社呼和浩特12月29日电(记者任军川、哈丽娜)数九后的锡林郭勒大草原,气温跌至零下30摄氏度,牧民们忙着储备饲草料。几天前,苏尼特右旗贫困牧民苏力德领到嘎查产业扶贫分红,买了3吨饲草料,为牲畜过冬做准备。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苏力德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更多的嘎查分红。

四年前,在秦巴腹地群山万仞、沟壑纵横的城口县,贫困帽成了不少村民争抢的香饽饽,一些贫困户蹲在墙根晒太阳,等着干部送小康。

“以前做梦也想不到会在城里有一套房子,现在都变成现实了;以前孙子光看病花费70多万元,现在基本上政府都能报销;以前有榨油的手艺,苦于没有启动资金,现在政府的贴息贷款和两万元产业补助金,让我办起了梦寐以求的油坊;政府还给我13只羊子,让我搞养殖……”靖边县杨米涧镇王梁村贫困户胡天贵说。

“我之前教100多个姐妹学会了蒙古族传统服饰的刺绣和制作技艺,现在我把刺绣和服饰制作的活分给她们,让贫困家庭的姐妹们在家就能挣到钱。”娜仁其其格告诉记者,她的民族服饰店的员工全都是来自贫困牧户的妇女,每人每年收入5万元左右,有的人靠刺绣手艺走出了沙窝子,在镇里买了楼房。

今年40岁的苏力德是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阿其图乌拉苏木额尔敦宝拉格嘎查牧民。由于孩子患有语言障碍疾病,7年多来苏力德带着孩子四处求医,花光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了数万元的外债,2017年被苏木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四年后,越来越多的村民争当自愿脱贫户。全县已有456户贫困户递交自愿不当贫困户申请书,要求摘掉贫困帽。

胡天贵家共有6口人,他是家里唯一的劳力,上有80多岁的母亲,儿子、女儿都患有智障,孙子患有脑瘫,老伴常年在医院陪孙子做康复治疗。胡天贵说,政府把他帮到这个程度上,剩下的路要靠自己走。今年年底,他要主动退出贫困户,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给娃娃们做个榜样。

一个妇女一个家,一双巧手赢天下。赤峰市妇联开展“巾帼巧手脱贫工程”,建立“巧手姐妹+贫困妇女”的帮扶网络,先后为5876名巧手妇女骨干和贫困妇女提供思想指导、技能培训和市场跟踪等服务,引导8000多名贫困妇女实现创业就业。

苏力德介绍,去年政府帮他家盖起了住房,解决了安全饮水问题,为孩子提供特殊教育补贴,还通过产业分红帮他们增加收入。“我今年挣够了最高的10分,获得了3000元的分红。”苏力德满意地说。

从争当贫困户到争做脱贫户,在重庆最偏远落后的城口县,是什么唤醒了贫困群众内心的力量?这些申请书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而胡天贵之所以想要主动脱贫,跟扶贫干部王志勇有很大关系。王志勇是榆林市综合执法局驻靖边县杨米涧镇王梁村第一书记。自今年1月驻村以来,他吃住在村里,经常入户了解贫困户的实际情况,谈政策、拉家常、建感情,让贫困户从思想上正确认识党的扶贫政策。他既帮贫困户解决实际问题,又把贫困户的思想问题放在重要位置进行扶志和扶智,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让贫困户在扶贫政策中真正“站”起来。而胡天贵,只是王志勇通过帮扶引导,实现思想脱贫的贫困户之一。

在脱贫攻坚过程中,赤峰市将扶贫与扶志、扶智有机结合,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使广大贫困群众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接受精神文明教育。通过旅游、电商、家政、农牧业示范基地等一系列牵手互助措施,培养贫困户的脱贫技能,激发贫困户的脱贫斗志。

额尔敦宝拉格嘎查是苏尼特右旗34个重点贫困嘎查之一,全嘎查常住户100户294人,其中贫困户49户120人。阿其图乌拉苏木党委书记阿拉腾苏和说:“当地贫困发生率较高与交通不便、产业薄弱的客观因素有关,但也与一些困难群众安于现状,等、靠、要的思想严重有关。”

激发

据了解,今年以来,靖边县要求各级领导和扶贫干部,要始终把思想脱贫放在首位,通过动脑子、用实情、献真情,不断激发贫困户主动脱贫、奋力脱贫的内生动力,力求形成一股干部群众齐心奔小康的强大合力。

贫困牧民苏力德:多挣积分早脱贫。赤峰市扶贫办主任冯树鑫介绍,欲富口袋先富脑袋,贫困程度与群众受教育程度及技能水平有很大关系,贫困户如没有主动摆脱贫困的意愿,政府的包袱就会越来越重,只有催生贫困群众内生动力,才能拔掉“穷根子”,干出新天地。

“以前产业扶贫分红都是按户平均分配,没能有效调动贫困户主动脱贫的积极性。”阿拉腾苏和说,一些贫困户过度依赖扶贫政策,内生发展动力不强,造成政府帮扶就脱贫,政府撒手就返贫的现象。从今年开始苏木引导各嘎查采用积分制分红的方式,踏实肯干、表现较好的贫困户就能挣得更多的积分,获得更多的分红,以此激发贫困牧民的发展动力。

都是新添置的家具家电,电视机、洗衣机咱都有啦。73岁的城口县明通镇金六村村民吴应全,自豪地带着记者参观他家新房。

“以前,我没志气,家庭也不和睦,孩子们都不愿回家。”敖汉旗新惠镇三节梁村村民辛子青说起自己脱贫前的日子,总觉得很不好意思。辛子青的妻子常年患病,孩子还在上学,面对家里的生活重担,辛子青一度是消极逃避的状态,总说“干不干都是穷,有啥可干的”。

额尔敦宝拉格嘎查驻村第一书记巴特尔介绍,积分制分红是由嘎查干部、驻村工作队和嘎查事务监督委员会对贫困户脱贫攻坚表现进行测评,按照户容户貌、主动脱贫意愿、外出打工增收情况、致富梦想及是否积极参与嘎查公益劳动等统筹考虑打分,总分为10分,所有方面表现良好的会给满分,分红3000元,如果哪方面表现不够好,则会被酌情扣分,分红最低额500元。

新房是一座二层小楼,出门就是公路,屋后溪流潺潺。

驻村工作队了解到辛子青的情况后,每周找他谈心沟通。刚开始,辛子青任由扶贫干部一直说,自己靠着墙不答话。三节梁村党支部书记杨均德说:“我们不断和他讲其他贫困户靠勤劳脱贫的故事,还教导他孩子一天天长大,爸爸要为孩子做好榜样。慢慢地他的态度变了,开始主动了解扶贫政策。”辛子青在村里做起了保洁员,加入合作社养肉驴,还种植了绿豆和小米等经济作物,2016年顺利脱贫。

年初,苏力德得知嘎查分红政策的变化后,下定决心好好干,争取多挣积分早脱贫。接羔季,他和妻子将心思都放在了生产母羊和羔羊上,日夜精心照料,保证接羔率达到90%以上;夏季妻子照看羊群,苏力德到镇上做装卸工,一个月挣了4000多元……

以前住在高山上的土坯危房里,下山要步行个把小时。吴应全说。

扶贫干部盘腿上炕,了解贫困户的需求,贫困户畅所欲言,倾诉脱贫的困难与烦恼。赤峰市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注重温情引领,干部要做到“认门、认人、认亲”,既要了解贫困户的情况,又要真情实感地进行帮扶,贫困户要做到“记人、记事、记恩”,有需求联系扶贫干部,同时增强内生动力,拒绝争贫要贫。

另外,嘎查还通过将集体的180多只基础母羊分成6群流动羊群使用,免费承包给贫困户和边缘户经营,羊群所生产的羊羔归承包者所有,帮助他们增加收入。如果承包者经营成效好,明年还可继续承包;如果不好,就要把流动羊群转给其他贫困户和边缘户经营。

你当时可犟得很呢,还跟人家干部说,打死也不搬下来。老伴楚章贵嗔怪道。

注重贫困户情感需求的温情引领工作,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贫困户的心。赤峰市广泛开展“守门人”行动,在各村挑选志愿者为贫困户中的孤寡老人、留守妇女儿童提供生活上的照顾、精神上的陪伴和生产上的帮助。

“积分制分红,承包集体流动羊群等帮扶方式有效激活了当地贫困户脱贫的内生动力,全苏木6个嘎查的贫困户之间都形成了争先实干、努力挣积分早脱贫的良好风气。”阿拉腾苏和说。

吴应全涨红了脸:我……我当时思想落后,穷惯了嘛……

喀喇沁旗锦山镇田营子村84岁的老人田中海患脑血栓后遗症,和视力仅为0.1的老伴相依为命。同村的张素霞、曹玉花成为田中海夫妇的“守门人”后,除了在生产生活上照顾老人,还尽量满足老人的情感需求,动员常年在外打工的子女回家过年并凑钱给父母买了一头猪。在“守门人”的帮助下,老两口过上了久违的团圆年,新一年的收入也有了保障。

2018年底,额尔敦宝拉格嘎查牧民人均收入超过1万元,4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脱贫。

秦巴山脉横贯全境的城口,县志记载:本县地瘠人贫,交通梗阻,无难民来县。即使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城口也是一个连难民都嫌弃的地方。

“打赢脱贫攻坚战,不仅要让老百姓生活富裕,还要让老百姓精神富有。”冯树鑫说。赤峰市通过巾帼扶贫、温情引领、乡风文明建设等措施,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贫困户脱贫致富的信心。

“通过自己的努力挣积分成功脱贫,很有成就感。我有信心把今年承包的30只羊经营好,明年还要把流动羊群留在我家羊圈里。”苏力德自信满满地说。

更让人揪心的是,长期的深度贫困,导致一些群众精神的困顿。刚开始精准扶贫时,一方面,不少人隐瞒实际情况争着当贫困户;另一方面,部分贫困户认为扶贫是干部的事。县里因地制宜规划了山地鸡、生猪、中药材、食用菌等七大脱贫产业,但组织贫困户开展养殖技术免费培训时,报名者寥寥无几,给贫困户送去鸡苗、崽猪,很多没有下出崽,而是下了肚。

责任编辑:刘菁

老伴的嗔怪唤起了吴应全脑海深处的记忆。

四年前的夏天,时任明通镇镇长的易国刚,在崎岖的山路上徒步近一个小时赶到吴应全家。

天这么热,路这么远,你怎么来的!见到大汗淋漓的易国刚,吴应全有些吃惊。

吴应全家的土坯房布满裂缝,屋内屋外鸭粪遍地。此前,村干部三次登门做搬迁动员,均告失败。

寒暄、喝茶、递烟……不一会儿,气氛热络起来。但谈到搬迁,吴应全的犟劲儿就来了:我住在山上种点洋芋、苞谷,养几只鸭子,能吃饱就行了,不想搬了……

老伯,现在国家政策好,补贴好几万呢。易国刚耐心劝导,我们都盼着您搬下山,住得安全,也不影响你种地搞养殖,看病办事也方便嘛……

为推进扶贫搬迁,全县100多个驻村书记、近5000个帮扶责任人,通过挨家挨户走访、夜间院坝集体恳谈会,宣讲脱贫政策,听取村民意见。村民嚷起来了,就递根烟,等人家消消气;今天说不通,明天再来;给村民掰着手指头算账,带着他们参观移民新村和产业基地……

半个月内,易国刚就往吴应全家跑了两次。

最后,吴应全一拍大腿:我搬!

一年多后,吴应全搬进了新房。他患有慢性胃病,医药费大部分得到了减免。在村里支持下,他养殖土鸡、种植中药材,加上儿子外出务工,当年全家收入就将近8万元。

2017年11月的一天,吴应全跟老伴商量:我算了一下,咱家收入已经符合脱贫标准了,我病也好了,咱们申请不当贫困户了吧?

是啊。干部已经为我们付出了很多,脱贫是我们自己的事,不能只靠国家。老伴连连点头。

几天后,吴应全来到镇政府,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一脸严肃地交给易国刚。

这份字迹潦草的自愿脱贫申请书写着:我享受了好政策,住上了新房子,种了10余亩中药材,儿子也外出务工挣钱,不能光靠国家,我自愿不当贫困户了……

吴应全和明通镇的张瑞波、徐和忠等57户贫困户,就这样成了全县第一批主动申请摘帽的贫困户,上了光荣榜。

榜样

2017年底,57名自愿脱贫光荣户的照片和事迹,出现在明通镇主干道的灯杆上。这条爆炸性新闻,释放出巨大的冲击波。

看到吴应全自愿脱贫的故事后,明通镇白台村村民安华一夜未眠。

你怎么啦?妻子小心翼翼地问。

老人家70多岁了自愿申请脱贫,我才30岁却还戴着贫困帽,不好意思哈。安华说。

他提交了自愿脱贫申请书。镇党委政府考虑到安华的父亲患有尘肺病,家庭负担较重,没批准他的申请。

一年后,安华再次提交自愿脱贫申请书。我今年已经学会了开挖掘机的技术,有信心有能力靠自己脱贫。安华的语气坚决。

面对这种情形,城口县顺势而为,每月定期举行脱贫故事会,由自愿脱贫户开展励志宣讲,并编印成图文读本、挂历发放。

吴应全和鸡鸣乡的王仕刚等曾经内生动力较弱的贫困户,如今都成为巡回宣讲团的一员。他们用自己的故事、身边的故事、外面的故事,宣扬一种理念:美好就在身边,需要自己改变。

从看不见到在身边,榜样的力量在全县范围内不断延伸,脱贫光荣的氛围日渐形成。

真正的力量,首先发自内心。蓼子乡梨坪村的残疾人贫困户何泽平,用一只手臂闯出了一片天地。

48岁的何泽平因交通事故失去了一只手臂,他时常因此自暴自弃。2017年,他听到同村的邱美培自力更生种植油菜花、开办农家乐,成为自愿脱贫光荣户的故事后,内心受到很大的触动。

他激动地对妻子说:我也要发展产业,做一个邱美培那样的人。

妻子担心:你身体不方便,怎么搞产业?

人家能行,我一只手臂也能行。何泽平眼中闪着坚定的光。

何泽平和妻子种了十多亩油菜,养了20多头猪。由于只有一只手臂,何泽平干活时经常摔倒,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一年下来,何泽平家的油菜籽和生猪,加上儿子外出务工,全家年收入达到10万元。

2018年,何泽平提交自愿脱贫申请书,成为一名自愿脱贫光荣户,也成了脱贫宣讲员。

头雁

脱贫光荣氛围的培育,脱贫产业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贫困户内生动力得以激发。懒汉们勤奋起来了,勤劳的人节奏更快起来了,他们相互影响,形成了一种比学赶超的区域小气候。

然而,仍有部分内生动力偏弱者存在。新乡贤,则成为激发群众内生动力的领头雁。

2017年,鸡鸣乡祝乐村第一书记王小运,经过多方论证,决定带领全村发展香菇产业。但贫困户卢贤美拒不配合,乡村干部多次劝说效果均不佳,让王小运一筹莫展。

王小运灵机一动,请新乡贤周忠元出马。68岁的周忠元曾担任过村干部,在村里德高望重。

你为啥子不种香菇?周忠元登门询问。

香菇不赚钱,我还是自己种点苞谷、洋芋保险些。卢贤美辩解道。

一个棚的香菇就能卖5000元,香菇大棚都是乡里免费提供,你家的地能搞8个大棚,那就是4万元呢。周忠元仔细算了一笔账。

你要勤快些,支持村里的决定。周忠元补充道。

……

卢贤美羞愧难当,在村集体的支持下终于发展起了香菇产业。一年后,卢贤美家的香菇卖了4万多元。他也主动提交了自愿脱贫申请书。

新乡贤多由当地威望较高的退休干部、老党员、致富能手等人担任。有时,乡村干部说十句话,不如乡贤说一句话。王小运说。

全县共选拔新乡贤650名,他们来自民间,多数是依托个人的威望对贫困户进行思想帮扶,成为激发群众内生动力的领头雁。

新乡贤还组成脱贫攻坚新乡贤监督队,承担着评估重大决策和民生事项,监督政府工作是否到位、政策是否百分百落实、群众是否等靠要等任务。

并非尾声

一份、两份、三份……就这样,456户贫困户递交了自愿脱贫申请书。

澳门新葡新亰,456份自愿脱贫申请书,见证着城口县1万多户3万多名贫困人口内心的觉醒,成为中国反贫困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鲜明注脚。

人生如屋,信仰如柱,内心没有信仰,就好比房子没有四梁八柱,独木难支。城口县委书记阚吉林说,贫困户精神失守,就会缺钙,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即便再多人来帮扶,也难扶得起,也难站得久。

偏远落后的城口县,涌现出重庆全市最多的自愿申请脱贫者,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其背后,是干部的真心付出、是榜样的默默引领、是脱贫光荣氛围的形成、是产业一步步在壮大,从而汇聚成摆脱贫困的强大动力。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在这里得到了生动的诠释。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城口县也将在年内实现脱贫摘帽,在历史上首次告别绝对贫困。城口的干部群众,对这一天的到来,都有一种特别的期待。